乐观得还不够

一位父亲为自己患重病的孩子,研究论文,组建家庭实验室,自己制药治疗孩子。这大概是去年最为残忍的故事之一。徐伟28岁、文科生、高中学历——这位父亲的标签令人沮丧,很难想象孩子病情是如何在两年内缓解的。看见他,我感觉误解了乐观这个词。

新年随笔 (2022)

今天是2022年第一天,准确说是公元2022年。基督教胜利了,不然怎么大多数国家会这样计时:耶稣诞生 130周年,耶诞 1800年……公元2022周年?人们跨越这样的时间点,如同踏上一片新大陆。我现在边敲字,边听歌,女朋友在看书,穿着跟圣诞老人一样红的毛衣,旁边是她送给我我的向日葵——这是我第一次收到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