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新年随笔

内容纲要

QQ图片20210101003228

图片源于隋辨的手机

「理想主义者抑郁年」,我这样评价2020年。我们如同正在见证如此预言——「2019年是过去十年最糟糕的一年,却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人们幡然醒悟:过去十年那种平稳有序的进步,才是人类史上的罕见现象。

「因为疫情」开始变为多数事物变化的理由,上半年我花了很多时间独处,趁着这次机会,我开始自己买菜,自己做饭,自己洗碗,做任何想要做的事。很多时候,我们没空跟自己相处,没空观察自己,以至于那么多行为和思维模式都在不经意间触发。下半年我去了北京,开始读研生活。我感慨:北京能人众多,为什么我没有早一点来到这里?

这一年我关注了很多主题:

  • 减脂、生酮饮食、健康
  • 两性道德发展
  • 工业社会以及现代性发展
  • 计算机体系知识
  • 多标签学习

这一年,我的世界模型慢慢变化。人类学家常会研究现存原始部落,以此判断一个人类现象是不是受文化因素影响而产生。我开始用猴子视角来看世界:如果没有人类社会,我们只是一只猴子,会更加幸福还是更加悲惨?

酋长说:「我们只是活着,守着本分,沿袭着先人的活法。我们从来不问为什么,从来不记录。在内心深处,我们知道自己的民族很古老,但我们好像没有办法测算时间的流逝。我父亲和祖父讲故事的时候都不会说出时间。这并不是说明他们忘了,或者搞不清楚。在他们看来,过去就是过去了。」

没有人能找到那个部落。这片大陆深处隐藏着多少个这样存在于空间与时间之外的部落我们不得而知。当你想自作聪明地将这一切赋予意义,「以个人的孤独对抗这个世界有组织的欺骗」,结果他们说,孤独是什么,我既没有听说过自由,也没有听说过孤独,那是你们那个世界的事情。

也许他们生活地更加自由呢?

我选择变得更为包容,开始理解、接纳而非看不见他人的观念。因为什么都不是理所当然的,男权社会不是,工业主义也不是,就连当下所流行的一切文化都不是。我不想只发展专业能力,不想只是成为一个专业的程序员或工程师。除了赚钱,人们应该看到自己所处的浪潮,而不只是甘心成为一个「工具人」。我开始去参加很多聚会,甚至比我本科期间参加的所有聚会还多,认识不同的人,去发现他人的生活观念,悄然自足。

现代性特征之一,就是目的与手段分离,娱乐和劳作分离。我们用衣物和语言区分了野蛮与文明,用避孕套分离了性与生育,用城市化解构了家族关系,用互联网拉开了人的距离。我们正处在一座庞然机器里,资本和计算机让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在这系统之中越陷越深。我的好奇心越发旺盛,所以,在新年我仍要继续探索和思考。

「当下腰悬木剑,身披敝袍,一人一雕,悄然西去,自此足迹所至,踏遍了中原江南之地。」2021 年我想如金庸小说一般,要思考,要继续学习,察看社会舞台剧本,要爱,要体验,也希望大家也能够继续学习、成长!

相关文章

  • 新年随笔(2020)
  • 新年随笔(2018)
  • 新年寄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