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的门槛

/ 0评 / 0

有人在火车站猛然倒下,一脸上冒汗的黑汉子冲过来,大手搓搓想做心脏复苏术。如果你就在现场, 如果你是个好人,你就应该拉住他。理性告诉我们,应该问他是不是白大褂或者急救员,有没有相关资质,如果不是,踹飞他。

但是大多数人在寻常事物中却失去了这种觉悟。看见有雷锋现身,我们第一反应是在心中涌起暖流,默默夸赞,少有人会阴戳戳地反问:你有资格吗?因为做好事大概是一件少见的事情,人人都怕打击到一颗良善之心,怕世上老太变多,彭宇变少。因此一厢情愿觉得做好事是不需要门槛的,它最好不需要,要不然还怎么维持一个世界和平人人和睦的幻想。

作为一个坏人,我有义务打破这种幻想。有几个坏人会觉得自己在做坏事?日军进犯认为自己是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将东亚从殖民统治中解放。恐怖主义觉得哈里发国必然降临,杀死异教徒是在遵守预言。纳粹分子直到希特勒自杀,还觉得自己在维护德意志民族的尊严……大晚上说那么大的事情,怕要吓坏小孩子。

捡点朴素的事情来讲,一群女生在路边喂野猫,太阳当空照,野猫懒洋洋,女生特好看,网友狂点赞,说那么心地善良的小姐姐真是人美心美呢。多么和谐温馨的画面,让人不忍心拆穿。好心是一回事,好事却是另一回事。

仔细回想一下高中生物知识,一个地方对于猫的承载力有限,同时,野猫的繁殖能力很强。那么,喂猫的人会随着猫的数量而上升吗?显然不会。那么他们的后代怎么办?抱着这种恐怖想法,去搜索一番就会知道如下情况:

1.长时间喂养野猫,野猫会发胖,会依赖人,会失去应有的戒备,这让猫贩子有机可乘。

2.野猫如果依赖这个地盘,就会放弃其他地盘,如果有一天没人喂食,它就要和其他猫争夺一番。

3.猫的后代不断增多,容易饿死,造成更多悲剧。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好人必须做出更好的决定,把野猫带回家,做好绝育,给它取一个温暖的名字,就已经相当圆满了。

在更为广大的视角中,我们会发现这件事情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野猫一部分可能来自于自然,但大多数来自人类的遗弃。于是好人开始创立宠物救助中心,建立领养制度,接纳野猫,交给值得托付的人。这样,第一个好人就有一个新渠道做好事了。

如果侥幸拥有了更多专业知识,我们会知道野猫的泛滥,本身就是人的原因。人只觉得猫可爱,于是把他们带到亚欧大陆。受人偏爱,下仔能力强,适应性又好,可谓天时地利人和,猫一气之下破坏了生态平衡。猫捕猎鸟类,但大多数时候是为了玩,于是数量庞大的野鸟消失,还形成了一份长长的灭绝物种名单。本质上人出自于对猫颜值的青睐,伤害了鸟类。即便是现在,野猫在城市找不到足够的食物,同样会捕食鸟类。于是好人开始调查研究,写出数据报告,吸引更多注意力,跟爱猫者做出对抗。这样,总体上好人变得更多。

什么是门槛?这就是门槛。一个好人只是让自己沉浸在升华的氛围中,吃瓜群众致力于赞叹善心,会不会真的出现乌托邦?当好人容易,是因为道德评价不需要理性的参与。需要理解,很多事不是去商店买面包那么简单,更何况猫不适合吃淀粉。需要理解,不是目的正确,就能带来纯种的善事。有时候,贪官奸,清官要更奸。需要理解,好和坏并不存在一条完美的本初子午线。

当鱼钩横贯手指,本能要求人立即拉出鱼钩,倒刺会刮伤手指,从而留下更大的伤口。而正确的做法是,让鱼钩穿透手指,然后剪断鱼线,这样伤口更小,愈合更快。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以为自己做了好事,其实是做了感觉好的事。

所以,每次我做好事之后,都会拔掉一根腿毛,确认自己跨过门槛。终于有一天,腿毛光光。


人似乎分为好人和坏人。好人睡得好一些,而坏人似乎能更好地享受醒着的时间。——伍迪·艾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