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鑫、射雕英雄传和精致的利己主义

/ 0评 / 0

近来偷闲看完《射雕英雄传》,一些情节在小时候看来平平无奇,早已忘记,现在看来却十分诧异。不说江南七怪和丘处机为承诺,花十八年时间找寻忠义之后并抚养成才,也不说裘千仞意识到自己无心无义于是纵身跳崖,更不说主线上一人是认贼作父,众叛亲离,为了富贵不可限量出卖国家,一人是侠肝义胆,忘却权势,抛弃锦绣生活死守襄阳城。单是看郭靖花大把银两请叫花子,就已经感叹侠义之至了。

网民的愤怒淹没了刘鑫——很侠义的行动和不侠义的刘鑫。

原因是一年前,刘鑫在日留学,和男友陈世峰分手后,其男友一直紧追不舍。她因此借住到朋友江歌的处所。刘鑫先一步进入公寓,江歌在挡在门外劝说,无效,陈世峰掏出刀子,刀刀毙命。

事发之后,刘鑫没有透露凶手是谁,对江歌的牺牲毫无谢意。直到日本方面告知,江歌妈妈才确认自己的猜想。但刘鑫拒绝承认江歌的舍生取义,对朋友的死避而不谈。江歌的悲惨遭遇和江歌妈妈的绝望痛楚化作了中国网民的愤怒。

网民的极度愤怒反而不在陈世峰,这种恋爱不成就要杀人的蠢货,自有法律的严惩。但对于刘鑫的指控,却卷席中国互联网。人们渴望一个圆满的故事,希望每一个故事都会有美满的结尾。这次,人们希望江歌的死去不仅仅是肉体的消亡,她的死理应得到道义上的认同。但刘鑫没有回应。

当下一个刘鑫出现的时候,还有人敢成为江歌吗?于是人们愤怒。一年以后的今天,刘鑫也许已承受难以估量的舆论压力,给出了迟到的感谢和承认。此时网民不再领情,江歌妈妈拒绝原谅。

小说是想象力的指南,其架空的世界观却有现实根源。在郭靖所处的世界,生产力低下,来个饥荒洪水就可能裹尸街头,大口喝酒吃肉已是富人的奢举。弱小的人们靠天吃饭,同时也依靠村落和宗族相互帮助。失节事小,饿死事大。因此再自私的人,也必须假称道义,否则稍有不慎就可能威胁生存。常说,穷乡僻壤,民风淳朴,大概如此。

到现代大都市,千百万人来去匆匆,生存已不是负担。于是人们离开宗族,离开村落,邻里的联系也可有可无,成为了孤立的原子。社会契约和职业的明确分工的存在,人得以“即插即用”。离开不是难事,羽毛就变为不是那么重要的事。对于缺乏同理心的人而言,逃避责任、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也是利益最大化的“明智”之举了。

刘鑫本以为可以息事宁人,却被怒潮淹没。尽管网络暴力有诸多不可取,却仍有不少人拍手称快。网民变为事实上的道义共同体,纠正陌生人社会中的道德失格。——如果之前仔细观察微博和朋友圈,那你就会意识到你正处于一种宏大的社会结构之中。通过多点触控,无数比特发射至移动基站,传输到终端服务器,原本原子化的个人,在此处迸发一股巨力,可以想见,刘鑫在之后的毕业、交友、工作、求偶,哪怕是上街买东西,会遇上怎样的事。

前几年,钱理群教授说一些大学培养着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我正憧憬大学,想着到大学有时间了,肯定会关心蔬菜瓜果,关心世上的每一个人,怎么可能像他说的那般。

可是世事难预料,时间是没有了,要用来提升自我,要把时间当作朋友,要刻意练习,要懂得一万小时定律,才可以成为更好的自己啊,科科。要不然也要放飞自我,把生命当成旅行,不翘课的大学哪里算青春,去一次西藏和丽江,洗涤一下灵魂啊!

可见关心人类是关心不了的,国际歌都没听过了嘛,只有为了自己才可以好好维持得下去的样子。我到是不信北大有多少利己主义者,虽说那些考高分的狠人对于自我可能有很大偏执,但好歹是top唱过《燕园情》的人,也应该有不少责任感吧。总比我这样“粗糙的利己主义”好多了吧。

说什么是利己主义,就是在心里产生疑问的那一刻。有人说可以刷单赚钱的时候:刷还是不刷?入党的时候:入还是不入?室友睡觉的时候:吃鸡还是吃?一般还会接上一句:对我有什么好处?这时候周围对人没什么道德压力,网络谴责又山高皇帝远,况且它注意力还只往猎奇的跑,这时候就只有康德头上的星空跟道德法则了,做的对没人赞赏,做错了又不会引起什么后果,所以我建议一起做一个雷锋日记APP,记录好事弘扬真善美,打赏666好事再来一件,然后来个滴滴好事,自主O2O帮忙系统,这不是共享时间经济吗?就差物质极大丰富就半条腿迈入共产主义了!

然而理想很激凸,现实很平乳。有些道理只能律己,不能律人,网络的谴责不是长久计,关键只能靠良心。郭大侠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司败得焖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古人诚不欺我!科科!


她会不会有一种后现代主义浸猪笼的感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