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机毁了一代人吗? | 译

/ 0评 / 0

看见了一篇文章,戳中了困扰我的一些问题:以前的人是怎样生活的?相比于以前我们这一代失去了什么,得到了什么?
(原文:https://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2017/09/has-the-smartphone-destroyed-a-generation/534198/?utm_source=wanqu.co&utm_campaign=Wanqu+Daily&utm_medium=website#article-comments

简要的文章概括如下:

美国人对于一时代出生人群的概括形成了以下的名词:
GI Generation
Lost Generation
Baby Boomer
Silent Generation
Generation Jones
Beat Generation
Generation X
Generation Y
Generation Z
Millennial Generation 即1980年到2000年生人,千禧一代
iGen,作者提出的指1995到2012年出生的一代人。(个人认为翻译成互联网原住民很贴切)

作者的数据主要以美国年轻人为例,和X一代对比,阐述手机与社交网络对iGen的影响:
1.iGen主要通过互联网与外界交往,而且频率远远超过日常见面。

  1. 爱的初始阶段被以前的人认为是喜欢,而在他们看来聊了一段时间就已经在这个阶段了。约会时间减少,第一次性行为时间延后。
  2. 他们不那么喜欢独立——喜欢父母陪伴,让父母开车,哪怕是和朋友一起去购物。高中毕业生拿驾照的人数大概只多于X一代同龄人的1/4。在美国,驾照是青少年独立自由的标志。
  3. 他们花了更多时间在社交网络,而不是朋友聚会,也不是图书馆、溜冰场、游泳池、城市中心。——有关研究表明花费更多时间在屏幕以外的地方的人可能会更开心,无一例外,屏幕活动和较少的幸福感是相关的。
  4.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花时间看屏幕,越可能报告抑郁症。——2007年以来青少年凶杀率下降,自杀率上升,2011年,十四岁的青少年自杀率首次高于青少年杀人率。
  5. 社交网络加剧了青少年的被遗弃感。
  6. 他们大多数和手机一起睡觉,并且一大早醒来查看社交网络。——青少年晚上应该睡九个小时左右,一个晚上少于七个小时的青少年明显睡眠不足。书本或者电视不太可能这样,但手机的诱惑太大,无法抗拒。
  7. 睡眠不足会降低免疫力,增加高血压风险,容易导致人沮丧、焦虑、抑郁。
  8. 限制技术不合理,但可以养成使用电子设备的习惯,比如限制在两个半小时。

翻译原文(已获得作者许可,最下端可以阅读原文,翻译了一半):

有比在外聚会更加舒适网络,相比于以前的青少年,后千禧一代有了更多的人身安全。但他们却在心理健康危机的边缘。

1

去年夏季的一天,中午时分,我打电话给雅典娜(因为她还小,所以用化名),她十三岁住在德克萨斯的休斯顿。她接起电话(自从她十一岁就有了IPhone),听起来就像刚睡醒。我们谈论着她最喜欢的歌和电视节目,接着我问她最喜欢和朋友们一起做什么。“我们一起逛商场,”她说。“你的父母会送你去吗?”我问道,回忆起自己的中学时光,那是在1980年,我不让爸妈去,喜欢自己和朋友们去购物。“不——我和爸妈一起去,”她答。“我会和我妈和哥哥一起,在他们后面走。我会告诉我妈我们要去哪里。我还要每三十分钟或者每小时检查一下他们在不在。”

这些购物之旅都是罕见的——大概一个月一次。更加普遍的情况是,雅典娜和她的朋友们在手机上交流,没有其他人陪伴。不像我那一代人,在每一个夜晚用闲聊和家用电话捆绑在一起。他们在Snapchat上交谈。Snapchat是一个阅后即焚的分享应用。他们乐此不疲地保持着Snapstreaks(类比QQ的友谊小船),那显示了他们用Snapchat和对方连续聊了多久。有时他们会截图保存朋友的搞怪照片。“那是用来黑他们的,”雅典娜笑。她告诉我她会在房里面玩手机度过几乎整个夏天。这就是他们那一代生活的方式,她说。“没有IPhone和iPad的话,我们不可能知道其他人的生活。我想相比于真实的人我们更喜欢自己的手机。”

从我22岁成为心理学博士生开始算,我已经研究代际差异25年了。连续地观察,用来定义一代人的特点会逐渐显现。已经强化的信念和行为会继续保持。例如,千禧一代是高度个人主义的一代,但自从婴儿潮的开始、发展和停止以来,个人主义一直在增加。我已经习惯了那些山峦和低谷一般的趋势曲线图。然后我开始研究雅典娜那一代。

在2012年,我注意到青少年行为和情感状况的急剧变化。曲线图的缓坡变成了陡峭的山峰和悬崖,并且千禧一代的许多特性开始消失。从我所有的代际数据看来,其中一些数据似乎回到了20世纪30年代——我之前从未见过的情况。

独立的渴望诱惑了前几代人,却难以动摇如今的青少年

起初我假定这可能只是昙花一现,但从数年的一系列国家的调查看来,趋势在持续。这种变化不只是量变,而且是质变。千禧一代和他们的前辈最大的差异是看待世界的方式;如今的青少年和千禧一代的差别不仅是如何看待世界,还有如何度过时间。他们每天拥有的经历与比他们大几岁的人有着根本的不同。

2012年到底发生了什么造成了行为上如此戏剧化的转变?它发生在大萧条之后,正式的来说,大萧条从2007年持续到2009年,并且对试图在经济方面占据一席之地的千禧一代造成了明显的效果。但这又恰好是超过50%的美国人拥有智能手机的时刻。

2

我越是细想年度青少年态度和行为的年度调查,越和像雅典娜那样的年轻人交谈,塑造这一代的原因就越清晰——智能手机与其相伴随的社交网络的崛起。我将他们叫做iGen。出生于1995至2012年的他们生来就有智能手机,在上高中之前就有Instagram账户,在他们的记忆中没有互联网的时刻并不存在。千禧一代也和网络一起出生,但它不是无处不在的,不会整天都在在手上。当IPhone在2007年亮相之时,iGen最年长的人还在青少年初期。iPad在2010进入人们的视野之时,他们还在读高中。2017年一份超过5000名青少年参与的调查显示有3/4的人拥有IPhone。

智能手机和平板的出现因为其操作方式而被批评有 “屏幕时光”的坏处。但这些设备的影响尚未得到充分体现,且远远比通常人们关心的缩短注意力时长的影响还要深远。智能手机的到来已经彻底改变了青少年生活的方方面面,从他们社交活动的本质到心理健康。这些改变影响了全球各地和各类家庭的青少年。在每一个种族,在城市,在乡村,在小镇,趋势在青少年贫富之间显现。哪里有信号发射塔,哪里就有他们和他们的手机。

对于我们这些喜欢用回忆模拟青春期的人来说,这看上去很陌生而且令人困惑。然而代际研究的目的不是屈服于怀旧的过去——是为了理解他们当下如何。一些代价变化是积极的,一些是消极的,而许多是两者都有。在房间里的确比在车上或者聚会上更舒适,如今的青少年有着前所未有的安全。他们显然不太可能发生车祸——拥有比前辈更少酒后驾驶,也更少受饮酒带来的疾病影响。

然而,心理上来说,他们比千禧一代更容易受到伤害:抑郁症患病率和自杀率从2011年开始突然高升。将iGen描述为处在几十年来最严重的心理健康危机的边缘并不夸张。这些恶化大部分可以追溯到他们的手机。

即便在地震、战争、技术更替、一场免费的泥上音乐会,在塑造一代年轻人方面都会发挥巨大作用,没有哪一个因素定义了一代人。父母的教育方式不断改变,学校的课程与文化也是如此,这些事情都很重要。但智能手机和社交网络的双重崛起已经造成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未曾见过的轰动。有可信的证据表明,我们放在年轻人手上的设备对它们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使他们非常不快乐。

3

在20世纪70年代早期,摄影师比尔耶茨在佛罗里达州坦帕的Sweetheart Roller Skating溜冰场拍摄了一系列的肖像画。其中一幅,一个赤裸上身的青年穿着一条牛仔裤,腰带上别着一大瓶薄荷味的杜松子酒。在另一幅,一个看起来不到12岁的男孩嘴里叼着烟摆着pose。溜冰场是一个孩子们可以远离父母并活在自己的世界中的地方——他们可以在汽车后面喝酒,抽烟。在黑白相间的照片中,处在青春期的婴儿潮一代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自信注视着耶茨的相机——即便他们的父母不认为他们是对的。

十五年后,在我作为X一代的青春期,吸烟不再那么酷,但独立仍然保持吸引力。我的朋友和我必须尽快取得驾照,获得车辆管理局的允许,这样我们就可以尽快逃离周边地区。父母问: “什么时候回家?”我们回答:“什么时候必须回家?”

独立的渴望诱惑了前几代人,却难以动摇如今的青少年——那些不太可能离开父母去外面的人。这转变令人吃惊:2005年的12年级学生比2009年的8年级学生外出得更少。

现在的年轻人也不太可能去约会。求爱的初始阶段——被X一代称为喜欢(也叫:哦,他喜欢你),孩子们如今却把“交谈”当作了这个阶段——这一代更喜欢发信息而不是对话。两个年轻人“交谈”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可能就好约会。但在2015年只有56%的高中生会外出约会:对于婴儿潮一代和X一代,这个比值是85%。

约会的下降伴随着性活动的下降。对于九年级的学生来说这种转变是极为剧烈的,他们性活跃程度自1991年开始已经下降了几乎40%。如今的青少年平均在11年级的春天发生性关系,远远迟于X一代的平均数。更少的性行为是近些年来被认为是积极的趋势:出生率在2016年到达最低点,比1991年下降了67%。

即便驾驶——美国流行文化中青少年自由的象征——Rebel Without a Cause to Ferris Bueller’s Day Off,也已经失去了对他们的吸引力。在高三,几乎所有的婴儿潮一代高中生都有了驾照;如今超过四分之一的青少年在临近高中结束还没有驾照。对于一些人来说,爸妈是好司机以至于他们没有驾驶的需求。“我爸妈带我去去任何地方而且从不抱怨,所以我坐他们的车,”一个21岁的圣地亚哥学生告诉我。“直到我妈说我必须去拿一个我才去考的,因为她不能一直送我上学。”最终,在她18岁生日之后的第六个月拿到了驾照。在之后的谈话中,他们将拿驾照描述成还会被父母唠叨的事——这样的概念放在前几代是不可想象的。

独立并不自由——你需要荷包里的钱来加油或者一瓶那样的杜松子酒。在更为古早的过去,工作中的孩子数量庞大,热切地想从财富中获得自由或者由他们父母刺激而意识到一美元的价值。但iGen青年人不工作(或者管理自己的钱)。在20世纪70年代晚期,77%高中生在上学期间工作:在21世纪10年代中期,只有55%。为工资工作的八年级的学生已经减少了一半。这些下降在大萧条之后加速了,即便工作机会反弹了,但雇佣的数量却没有。

当然,推迟成年人的责任并不是iGen的首创。X一代才是,他们首先推迟了传统成年人的标志。年轻的X一代仅仅喜欢驾驶、喝酒和约会,与婴儿潮一代类似,而且比他们更容易在年轻时发生性关系和怀孕。但当他们不再年轻,X一代结婚和开始职业生涯比婴儿潮一代都要晚。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