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Nobody

/ 0评 / 0

丧了。

转专业大概三个月后,朋友发消息给我:交不到朋友,天天就自己一个,宿舍里其他人也是颓废着,各玩各的。苦笑。别人说,就像重新读个大学一样还不好?可是,圈子已经形成,里面的人没有动力出来,外面的人进不去,住在别人班的寝室,作息时间对不上号,班里的消息时常错过。

在高中被深恶痛绝的集体主义消失了,本应该高兴才是,而在大学,集体只是个概念,仅仅换教室上课的方法就让集体掉一半血,同学之间互不熟悉,部门甚至连人名字都不知道。人们更像自由的沙子,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聚成山丘,@全体成员能发挥比魔咒更强的效力。学生结了课未必知道老师的姓名,老师也未必知道他刚才骂的人到底是谁。我们像在做生意,只不过没有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在象牙塔之外的社会,又何尝不是如此。时代变迁,不再有邻里、家族的地缘关系,唯一稳固的是以血缘维护的家庭关系,人们逐渐原子化,为了生存,为了生活,涌入不同的区域,远远地互相观望,如果没有共同话题,那就发共同的表情包,晒一波生活照,用点赞来互相确认。这样我们就成为了点头之交。在一座孤岛上,眺望着另一座孤岛。

慢慢就成为Nobody。

可人需要关系,再不济,养个宠物也可以,要知道世上最冷酷的杀手也需要养盆花的。需要存在感,需要使命感,需要被人需要,因为这些东西能让你感受生命之重,没有了它们,容易颓。

每当晚霞铺张在天空,那种渐变的色彩加上一钩子月亮,又让我想起背到吐的诗句:「何夜无月? 何处无竹柏? 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