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

/ 0评 / 0

那是高中时候,晚自习下课没多久,我从商店里挤出来,「大鸟」跟了我一路,说「快点回刻啊」,我仿佛猜出了什么,循着他欢快的脚步回去。寝室的门紧闭,没有透出一丝光线。我微笑。随着黄色房门的旋转,烛光从黑暗中迸发,「生日快乐」他们声音不齐地喊,我终于抑制不住,开口笑起来。

总有一些时刻,你一想起嘴角就微微上扬,它会在适当的时候给你力量。

「没人在乎我。」

当我沮丧的时候,这种念头就涌上来了,它有能力摧毁掉一切,也许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这样。

这句话伤人,因为它真实。世上除了父母会有多少人可以一直记得「我」呢,曾经爱的死去活来的初恋会想不清生日,曾经信誓旦旦的前任会忘记送来信封。这太公平了,「我」又会把谁放在心里,日日念叨?

「我」在他人眼中只是镜我,是符号,是标签,是不可能鲜活的存在。

「我」在「我」眼中是自我,是欲望,是理性,是无法言说的本体。

正是两者之间的巨大沟壑,造就了孤独。

可你并不孤独。因为世上有如此多的「我」正感知孤独,就在此刻,有人在为失恋而沮丧,有人在为无依无靠而沉默,有人在楼顶上想要了结一切。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问题是,人越是想要调和自我和镜我的矛盾,却越是难过。有人选择让自我为先,高高在上,张牙舞爪,巴不得他人不存在,可最后遭人白眼。有人选择牺牲自我,成为镜我,成为他人所期待的样子,一下子就对人敞开心扉,成为不被关注的老好人。到底要多少自我,要多少他人?

我是说,你要注意了。看见你周围的人了吗,他们有着怎样的自我呢?谦卑一点,去看吧,去观察,联系他们,人人都有非凡的自我,你一旦探究起来,就像科学家发现了新元素,大航海时代冒出新大陆。感谢那些祝福你的人、帮助你的人,你要知道他们居然为了镜我而关注了你。不要在讲台上紧张,不要在为在街上捡起一篇垃圾而怕羞,不要成为他人的期待,放肆搏,因为无非是镜我罢了。

打磨那些痛苦感吧,让我们沧桑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