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能——与万年前的自己相遇

/ 0评 / 0

我们总希望让生活可以如愿,希望可以理智地支配生活。我们愿意相信自己是理性的,但为什么我们屡次说要减肥之后,依旧狂吃海喝,为什么我们想好要提前完成工作,却在deadline之前熬夜奋斗?为什么我们做完的年度计划总是在总结时打自己的脸?(或者干脆没有计划)即便懂得了注意力的稀缺和珍贵,却仍旧会管不住自己的手?感到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懂得了很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这并不是你的错,是基因的锅。

时代变化太快。如果你常看科技评论,一定会想起科技巨头提到的技术奇点。假设你惨遭不幸穿越到一万多年前,和野人合作,杀猛犸象,光着屁股一起冒险穿过白令海峡,不过幸好有火,但你一定是万念俱灰的。假设你再穿越到距今1000多年前,日子会舒坦一点了,起码不用四处奔波,可以在家务农,过着疲惫却劳作有成的生活。假设你再穿越到距今100多年前,生活更加好了,有水有电,虽然没有空调,没有富余的食物,但相当一部分体力劳动都可以被机器替代了。而8000万年前的生活和1万年前是没差多少的,1000多年前和500多年前的差别也是屈指可数的。造成这种现象的实质是:人类花了7000万年度过徒手狩猎的时代,用了150万年经历石器时代,又去了100万年在玩火,几万年后走出非洲,步入工业时代仅仅花了几百年,犹如电光石火。

我们的身体储存着千年前的基因,如今却要和前几十万年不尽相同的现代社会生存。基因进化的速度远远跟不上迅速发展的社会(何况社会让人类的基因库稳定了)。我们的本能相对于这个社会,有很多的不适应性。放在围栏中的小孩们,看见玩具蛇之后,会惊恐地缩起来,而看见枪却视若无睹。实际上,给任何年龄段的人看一条蛇,哪怕是一张照片,都会引起他们身体的反应,如出冷汗或者心跳加速,不管是中国人、美国人、英国人、日本人还是叙利亚人,都一样,甚至当地没有蛇的爱尔兰人都如此。

为何我们如此怕蛇却不怕枪?相对于枪来说,蛇杀的人太古老了,古老到我们有时间将基因遗传下来,那些一出生就在动物园一辈子都没见过蛇的猩猩,一样会害怕蛇。试想一下,一万年前,我们的曾曾曾……祖父母,坐在火堆旁,说:

丈夫:“亲爱的,我想把25%的储蓄投入浮动汇率的日本债券,并拥有对欧元的优先购股权。您意下如何?”

妻子:“你疯了。几千代以来我们都明白投资股票更划算,因为它们的长期回报更高而且在纳税上还有优惠。所有人都知道要投资技术公司。我听说富达投资集团(Fidelity)最近有一笔钱打算投资造火公司呢。”

怎么可能?相对于历史长河来说钱都是近些日子才出现的。

我们希望能在享受漫长的性福时光,而身体却怕你浪费时间,因为它以为你还在危机四伏的古代。

我们希望能勤快一点,而身体却怕你浪费你的注意力和精力,因为它以为你还在食不果腹的古代。

我们希望能上台自信发言,而身体却怕你遭受围攻,因为它以为你还在蛮荒无理的古代。

我们希望自己健康有型,而身体却要尽可能地吸收卡路里囤积脂肪,因为它以为你还在饥寒交迫的古代。

……

难道一切都无解了?在人类基因修饰技术完全开发之前,难道我们就无法通往幸福之路了吗?答案是有的。我们用了石器时代的大脑,企图真正贯通现代社会的逻辑,我们的心理机制远远滞后了。至于建设性的答案和建议,全在这本书里。(《本能-为什么我们管不住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